墨文库 > 玄幻小说 > 穿成幼崽后被捡走养成了 > 第 15  章
    受惊昏迷不是什么大病,两只身强体健的大狗很快就醒过来了,只是脸色依旧很难看,尤其是他们一醒来就看见旁边似乎面带嘲笑的夏风时,顿时觉得脑壳更痛了。

    加斯拉忧郁深沉道:“什么都不要问。”

    祁莫微也虚弱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夏风嗤笑一声,倒也没有真的揭他们伤疤,只是拎起一旁的小萨摩耶说道:“做事前想想后果,小椰子都被你们吓坏了。”他晃了晃手中的幼崽,问她,“是不是?”

    白椰当即眼巴巴地看向病床上的大狗,目光中的焦急和担忧几乎要溢出来。

    “咳咳咳!”

    两只大狗这下面上可挂不住了,偏过头没脸见幼崽。

    确认两只傻狗没出问题,夏风和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了几句后,有事先走了。护士见大狗们苏醒过来没什么大碍,也离开了,病房中就又剩下面面相觑的三只大小狗。

    “咳嗯……”

    夏风的离开让祁莫微和加斯拉终于松了口气,他们在懵懂无知的幼崽面前毫无防备地露出了“失策失策”的颓唐神情。

    白椰对周围人的情绪变化一向很敏感,察觉两只大狗情绪复杂,忍不住跳到病床上,左瞅瞅右瞧瞧,半晌后问道:“你们怎么了呜?”

    祁莫微一肚子牢骚不吐不快,一听幼崽体贴的关心,当场大吐苦水。

    “唉……”哈士奇虚弱地叹息,“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清洗剂的威力依旧不减当年啊……”

    加斯拉瞥着装腔作势的祁莫微,冷哼一声,表情冻得能结冰。

    呵,要不是这狗东西怂恿,他怎么可能被那清洗剂迷晕!还在小椰子面前丢脸了!

    可恨!(▼皿▼)

    祁莫微感受到加斯拉滋啦滋啦冒着火花的仇恨视线,心虚地偏过头,靠和幼崽说话转移注意力。

    “唉……小椰子你是不知道。”祁莫微面露忧愁,回忆起儿时的噩梦,心有戚戚道,“我们不是被区区清洗剂打倒的,是被‘清洗剂噩梦’打败的!”

    “清洗剂噩梦?”白椰跟着祁莫微的音调复述了一遍,没弄懂是什么意思,困惑道,“那是什么嗷?”

    祁莫微砸吧砸吧嘴:“这个可就说来话长了啊……”

    加斯拉见他思索回忆的模样,眸光忽然闪了闪,但也没阻止。

    眼前的幼崽安全无害,和她说起以前的事难得不会让他们产生什么负担。

    “我和加斯拉还有夏风小时候是一块玩的。”

    祁莫微酝酿片刻,开口道,“那个时候照顾我们的人粗心大意,每次梳洗都会扯掉我们不少毛,都快把我薅秃了……”

    说到这里,祁莫微焦虑地撸了撸小萨摩耶的毛,像是借她来确定当年的自己究竟秃没秃一样,直把幼崽撸得东倒西歪,才狠狠松了口气。

    还好,这只是没秃的。

    “秃了之后我变得很丑,总是被其他小朋友嘲笑,都有心理阴影了,所以现在一看到清洗剂就想起以前没有朋友的日子……太可怕了。”

    祁莫微虚弱地闭上眼睛,痛苦道,“我没办法接受这样的事实,所以现在每次闻到清洗剂的味道都会想起童年的噩梦,受惊过度,就很容易昏迷。你懂吗?”

    祁莫微低下头,像是想得到安慰一般满眼期冀地看着爪子下的幼崽。

    白椰被唬得一愣一愣的。

    没、没懂啊qq

    但面对着祁莫微期待的目光,白椰没能说出口,最终还是迟疑地点了头,弱弱道:“……嗷。”

    祁莫微顿时满脸感动,把幼崽一爪子扒拉过来,深情不已:“小椰子qaq!!”

    以为祁莫微打算袒露真情结果旁听完发现全是鬼扯的加斯拉:“……”

    不愧是影帝呵。

    啧。

    不过仔细想想,这狗东西说的好像也没问题,只是关键的地方全模糊了——

    他们三个小时候的确一起玩的,在垃圾星的福利院里。

    照顾员也是真的粗心大意,但会把他们洗掉毛,一是因为福利院的幼崽整天干架浑身脏得像个煤球,梳洗得下狠功夫,二是因为伤口接触劣质清洗剂导致感染容易掉毛,一掉一大片。

    祁莫微被嘲笑得狠,还不是因为这小子从小打架就不行,整天被那只藏獒当皮球似的踢来踢去,伤口最多,掉毛最狠,丑得也最厉害。

    但心理阴影也不是因为被嘲笑——那算得了什么——他们到福利院的时候和现在的小椰子差不多大,被其他幼崽欺负得不成样子,即使后来有能力揍回去,但最开始那段毫无反抗能力的时期还是被死死记住了,和劣质清洗剂的味道揉成一团。

    所以清洗剂的味道在他们这里永远是最糟糕可怕的。

    一想到清洗剂,加斯拉就又想起刚刚被祁莫微忽悠去体验梳洗的事情,忍了忍,最后还是没忍住,直接原地跳起飞扑过去。

    “砰!”

    一只强有力的狗爪从天而降,直接把祁莫微的狗头摁进病床里。

    祁莫微松开白椰疯狂挣扎,声音从被子底下闷闷地出来:“喂喂喂死大块头你做什么?!快放开我要闷死了!!”

    加斯拉直接坐在他身上,不为所动。

    白椰抬头看着一脸冷酷的加斯拉,虽然不是很懂他和祁莫微怎么又闹起来了,但对方微妙的情绪变化她还是感知到了。

    大狗们果然很害怕清洗剂,情绪容易发生异常突变。

    白椰呆了呆,忽然抬起前爪朝加斯拉的方向捞了捞。

    注意到幼崽动作的加斯拉顿了顿,然后俯下身把头凑过来:“怎么了?”

    小萨摩耶的爪子直接按在加斯拉的下巴和脖子上,揉、按、捶、打。

    加斯拉愣了愣,接着感受到那微乎其微的力道从脖子逐渐蔓延到后背——幼崽为了方便按摩,已经熟练地攀上他的背了。

    “你在做什么啊小椰子?”加斯拉瓮声瓮气地问道。

    白椰有些雀跃道:“按摩呀。”她在加斯拉宽阔的背上跳起来踩了踩,又停下来期待地问道,“怎么样?”

    加斯拉呆了片刻,半晌后迟疑道:“……左边一点?”

    白椰:“好~”

    小萨摩耶往左边蹦跶了几下。

    这次加斯拉放松了身体,悠闲地压在顽强挣扎的祁莫微身上,感受到后背传来的力道,舒心地叹了口气。

    还别说,虽然幼崽力气小,但用全身的重量给他按摩,还是有点意思的。

    而且这样还能帮小椰子锻炼身体,真是一举两得诶嘿!

    祁莫微感受到傻大个身上散发出逐渐愉悦的气息,登时冒了火:“傻狗!你给我起开!!”

    加斯拉惬意地伸了个懒腰:“啊~舒服。”

    幼崽的声音隐隐约约传过来:“祁……要……吗?”

    加斯拉大手一挥,豪迈道:“他不用,别管他!”

    祁莫微:“??!”

    加斯拉:“啊我这辈子就没享受过这么舒服的按摩( ̄︶ ̄)”

    祁莫微:“……”

    加斯拉:“小椰子辛苦了︿( ̄︶ ̄)︿”

    祁莫微:“……qaq!”

    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两只大狗难得生病住院一回,白椰也没回别墅,就在病房里待着陪伴两只状似虚弱的大狗。

    他们斗嘴她看着,他们打架她看着,等他们打累了回床上休息,她就在床头打开直播回放继续学习,这时病房中的气氛难得温馨了些。

    有了前车之鉴,两只大狗终于不敢在尝试沉浸模式了,老老实实用旁观视角看白椰跟着主播学习。

    等夏风过来探望两只病狗时,白椰已经看到了第十集——缤彩出门看电影。

    夏风见病房中三人异常和谐的模样,也没打扰,在旁边拉开椅子坐下,也跟着开启旁观视角看白椰的学习情况。

    回放的视频中,幼崽照顾员让缤彩试着自己预约交通出行,乖巧聪明的缤彩在智脑上操作一通后成功叫来了一辆前往电影院的飞行车,弹幕顿时热闹起来:

    【天呐!连幼崽都会叫车了,我出门还得别人带着!我是个废人石锤了tat】

    【缤彩和其他幼崽太不一样了,这聪明过头了吧!!】

    【看着自家还在玩泥巴的幼崽,我一个巴掌就呼噜上去】

    【前面的,幼崽保护协会警告!】

    ……

    弹幕什么内容都有,大多都是在夸缤彩聪明的。

    祁莫微看了之后嗤笑一声:“不就叫个车吗?这有什么难的?”

    加斯拉正处于对二傻浑身是刺的状态,一听他这话就冷哼道:“你在他这个年纪的时候也会打车?”

    祁莫微噎了噎,看到白椰毛茸茸的后脑勺,话锋一变:“我说的是,比起小椰子,那只贵宾犬幼崽能算聪明?”

    这回反倒是加斯拉被噎住了。

    他怎么可能说小椰子的不是!

    狡猾的狗东西竟然挑拨离间!

    趁幼崽专注视频没看到这边,加斯拉迅速伸爪从背后揍了祁莫微一拳。

    祁莫微:“?!!”

    呵,说不过别人就动手动脚,傻大个。

    我才不跟你一般见识(▼⊿▼)

    夏风瞥了两只狗一眼,总觉得今天他们之间的火药味有点浓,他若有所思:

    ……得看好幼崽,别让她被这两人带坏了。

    视频的镜头已经随着两位主角进入了电影院中,这时,弹幕突然刷得飞快:

    【!这个片头曲!!!】

    【我(已屏蔽不文明用语)!!!爷青回啊啊啊!!!】

    【泪目惹,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影帝的成名作,up主选片选的好哇qaq】

    【这部片子很正能量啊,给幼崽看完全没问题!】

    【呜呜呜曲子依旧,电影也还在,影帝却没了,我哇的一声哭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