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文库 > 穿越小说 > 与权臣前夫重生日常 > 一别两别宽
    顾时行所说,让人很难不心动。

    可他说不求回报,难道她就真的不需要有任何心理负担的接受他的好意了吗?

    他说不要在意,她难道就没有欠了他的人情了吗?

    ——怎么可能。

    他什么心思,她岂会不知?

    他不过是把他们二人又牵扯到了一块而已,他始终都不明白她为什么不想再嫁他。

    再说在这次接受了迫切需要的馈赠,那下一回呢?

    是不是她但凡有困难,他都出手相帮,因都是迫切要解决的困难,所以都得接受他的帮助?

    要是这一回应下后,只会让二人继续藕断丝连,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小娘没有像上辈子那样被她的事情打击得神志失常。时下是身子亏空,不是不能调理,只是得花许多银钱罢了。

    侯府那几年管家,也不是白管的,银钱的方面她也能有些门道去挣,所以时下何必要承他这么大的人情呢?

    尚未到走投无路之际就承了他的情,何时又能抵消?

    与其欠下这个一辈子都还不清的人情,她还是想靠自己。

    想到这,苏蕴目光逐渐坚定了下来。

    转了身,拿起已经被风吹灭了的烛台,直言道:“多谢世子好意,只是这好意太过了,无功不受禄,我不能接受。”

    说着,微微一颔首,随而抬脚要离开,丝毫没有注意到顾时行那向来冷静自持的表情在听到她拒绝后,脸色多了几分僵硬。

    就在苏蕴从他身旁走过时,手臂蓦地被他扯住。握住烛台的手因他忽如其来的动作而微微一张,烛台险些从手中掉落,好在她反应极快地握住了烛台上半部分,才避免烛台摔落在地。

    暗暗吁了一口气,感觉到了小手臂上传来的热度,以及手臂被桎梏的紧实,秀眉紧紧的皱了起来,冷声道:“顾世子,男女授受不亲,还请你放手。”

    顾时行转头望向她,面色沉敛,黑眸幽深:“阿蕴你就真的这么不信我是念在四年的夫妻情分上,才不图回报的帮你的?”

    顾时行那深深沉沉的声调落入可苏蕴的耳中。

    她再怎么不认,他也笃定她就是上辈子的妻子。

    他认定她是四年后的苏蕴,只不过她没有承认,他也配合着她,没有逼她承认。

    现在,她依旧这么装着,好似也没有什么意义。

    是说开,还是像继续装着?

    院中除了沉默,依旧是沉默。

    有一阵秋风从院门吹入,吹得院中的小树沙沙作响,可却反倒显得这小院更加的静谧了。

    不知维持这样的姿势过了多久,一小会却好似过了许久似的。

    苏蕴暗暗使劲地把自己的手抽出来,可他的力道不至于抓得她手疼,但却也无法让她挣开。

    见挣扎不开,苏蕴有些恼了:“顾时行,你放开我!”

    忽而转头瞪向他。

    对上她那带着恼怒的双眸,顾时行的脸色有些晦黯,低沉的唤了一声:“阿蕴。”

    这个称呼听似亲密,可苏蕴知晓不过是他喊得习惯了而已!

    杏眸圆瞪的与他对峙着,她低声反问:“顾世子你觉得那四年有哪一点是值得让我留恋的?是那个冷冰冰,一日可能只有两句话的丈夫?还是那个连说话都得再三斟酌过的侯府?又或者是每次宴席茶席之上,被人故意冷落,排挤在外的尴尬滋味?”

    顾时行沉默。

    侯府重规矩,莫说她,便是顾家的儿女都要如此。

    再有茶席宴席,皆是女眷,他又怎可能会出现?但在他印象中,好似有他在的宴席,她从未被冷落过。

    但有一点,他无法否认。小片息后,低声沉闷的道:“我以为你不大愿与我说话。”

    “不愿?”苏蕴轻笑了一声,随而敛去了笑意,冷声道:“你可有给过我半分温情,让我愿意与你说话?但凡有半分温情,我也不至于像现在这般,这么抉择的拒绝你。”

    顾时行微怔,一时语噎。

    顾时行在寺庙生活了近十年,自此之后,性子不易悲也不易喜。他知道她不愿与她同i房,所以从未强迫过她。知道她不愿与他多说话,所以他也从没有打破这维持了四年的相处方式。

    且他父亲与母亲也是相敬如宾的过了这二三十年,时下也依旧如此过着,顾时行从未觉得有什么不正常。

    只是时听下她这么说,他无法反驳。

    苏蕴再次冷硬的道:“你总自以为我是因我小娘的事情和被你误会,与被众人误会的委屈才不应嫁你,可你压根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我过得有多累。你也不知道你在那房i事上边有多,多……”说到这里,声音磕巴了起来,憋着不知该怎么把这种事情说出来。。

    苏蕴面皮薄,提起那些事,脸色自是羞臊难当。

    可一想到他那不好却不自知的样子,还是一咬牙的低声吼了出来:“多不好!”

    顾时行听到最后这三个字的那一瞬间,沉敛的黑眸中浮现了一抹错愕。

    苏蕴见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也就没有什么可顾忌的了。在他错愕之际,臊着脸,压低声音恼道:“你根本不知道我与你做那个事情的时候我有多难受!”

    话音一落,苏蕴看到顾时行那张素来寡淡的脸,僵了。

    苏蕴怕他被她激得做出过分的事情,慌忙的再次尝试用力把手给抽出来,许是被她所说的话语所影响到了,他的手劲没有那么大了,她很快就把手抽了出来。

    慌不择路地往前走了数步后,才转头瞪向他,语气坚决地道:“你想我再次嫁你,不过就是因为你习惯了我,不想换人罢了。可我不想再嫁你了,我依旧不习惯过那样行尸走肉的日子,所以是我想换人了。你若是强迫我嫁你,我定然不会再打理侯府,也不会让你有安生日子过。”

    话道最后,她语调缓了下来,语声中多了一分请求:“既然已经重来了,也有了可拨乱反正的机会了,那就一别两宽,各自欢喜,相互放过彼此不好吗?”

    顾时行从她前一段话中回过神来,再听到她这一席话,黑眸紧紧地锁着她,抿唇不语。

    苏蕴看不出顾时行刚刚想了什么,现在又想了些什么。

    只是他步子微动,她就连忙后退两步,很是防备。

    顾时行看到她的防备,眸色暗了下去。

    苏蕴语速极快的道:“你别再来找我了,你今日救了我和我的婢女,就当是与先前的恩恩怨怨一笔勾销了,往后也当做没有过那四年,你还是忠毅侯府高贵的世子,我还是苏府的一个小庶女,我们再也无干无系。”

    苏蕴的话,犹如离弦利箭一样,咻然刺入了顾时行的耳中。,

    她说得非常的决绝。

    说完这话,苏蕴连忙转了身,快步地朝着小院外匆匆离开,生怕他会追上来一样。

    看着苏蕴的背影逐渐地消失,顾时行紧抿着唇,在昏暗的院子中,那张俊美的脸晦暗不明。

    手下力道加重,用力的握紧了手中灯笼的长柄,指节微微泛白,就是手背也依稀可见青色筋络。

    大雨之后,空气之中多了几分寒凉。而荒凉的院中,伴着这清冷的月色,又扬起了一阵凉风,更显满院的空寂。

    不知在原处站了多久,忽然在这空荡院中响起一声略低的“啪嗒”声,竟是他手中的灯笼长柄从握住的地方断裂了。

    墨台看着苏六姑娘出来后,却是迟迟没有见到自家世子从院子中出来。

    想了想,还是走进了小院一探究竟。

    进了院子,就看见自家世子伫立在小径上。

    远远看去,看不清主子脸上的神色,但隐约感觉得出来,世子的身上像是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冷冽气息。

    墨台有几分忐忑的走近,问:“世子,要回去了吗?”

    顾时行没有说话,把手上的灯笼递给了墨台。

    墨台接过灯笼,他便径自朝院门走去。

    墨台似乎觉得手上的灯笼有些不对劲,低头一看,才发现长柄从中间裂开了,只有少许竹丝牵连着,但只要微微一用力就能让长柄彻底分离成两段。

    墨台心中一凛。

    世子这是生气了?还是怎么了?

    方才,苏六姑娘到底与世子说了什么,竟能把清心寡欲的世子激成了这样?!

    行至苏蕴所在的小院,顾时行的脚步微顿,往院门里边看了一眼,她那间屋子的灯已经灭了。

    只是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缓步从小院前走过。

    两个时辰前的大雨,如今屋檐上还有残留的雨水,缓缓地滴落在青石砖上,发出轻轻的一声又一声的“滴答”声。

    巷中只听到水滴声,却丝毫听不见脚步声,人也渐渐地消失在了小巷之中。

    回到厢房之中,顾时行身上的衣袍沾上了些许水雾,有些湿润,可并没有换下,而是就着这一身湿润的衣衫垂眸坐在床的边沿上。

    窗户微开,有湿润的凉风缓缓吹入,把桌上的烛火吹得忽明忽暗。

    好一会后,那一小簇火苗最终还是受不了被风□□,所以忽然一灭,让整间屋子瞬间陷入了昏暗,只有从纱窗透进的细微光亮。

    顾时行也不知在床边坐了多久,直到外边传来墨台的提醒:“世子,五更天了,该回侯府换朝服去上朝了。”

    听到墨台的声音,顾时行才缓缓地吐了口气。

    低声自问:“一别两宽,各自欢喜?”

    低声自答:“那也很好。”

    “那也很好。”似乎在说服谁一般,又重复了一遍。

    随而自床上站了起来,轻拍了拍衣袍上的褶皱,走至房门前,打开了房门。

    墨台看了眼世子,见他脸色已经如常了,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方才从海棠小院回来的一路,世子都似有冰霜覆在脸上一样,让人心里怪忐忑的。

    顾时行语气淡淡的说了一声:“回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