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文库 > 玄幻小说 > 短命炮灰A一心咸鱼 > 0第20章
    美好的暑假开始后,闻明和方静白忙于工作没时间管闻鸢,她就过起了无拘无束清闲自在的生活,不是看电视、睡觉就是打游戏。

    耳机里混乱的脚步声、拔雷声、噼里啪啦的枪声,闻鸢仔细辨别脚步声,朝楼梯口丢了预判雷,翻身下假车库,绕后,提前枪。

    干倒一个,火速上楼,丢雷,打药,上弹,又一波提前枪。等把满编灭队,闻鸢就剩一丝丝血了,她没给自己打药,先救援了还没被补死的队友,顺便点开了队伍语音。

    不是想象中吹嘘她打得好,三个老男人似乎挺不服气她的操作。

    “是男玩女号吧,肯定还是个男alpha。”

    可笑,打得厉害就是男生alpha么,闻鸢打字:【女】

    “哦女的啊,打这么好,开挂了吧。”

    女生玩的好就一定是开挂?闻鸢翻了个大白眼。

    被救下来的两个队友开了车跑也不带她,还让她离远点说是不想被封号。

    沿途一辆车都没有,闻鸢压着火气跑了七百多米。

    两队友遇上了满编队,对自己的实力迷之自信,开枪挑衅,结果被别人追着打。

    最后被连打带补成了盒,气急败坏地骂了一串难听话,又说:“三号这时候才来,真慢,就没个顺移挂来救一下我们?”

    阴阳怪气的语气点燃闻鸢的导火线,她忍不下去了,开了队伍麦嗤道:

    “挂什么挂,自己玩的菜就说别人挂,我看你是癞□□装青蛙长得丑还玩的花,上赶着给对方送人头,还想让我来救,我又不是你妈。”

    虽然怼人很爽,但是一团怒气郁结在心里久久不散,最后吃鸡了闻鸢也没很开心。

    没有什么是一杯奶茶解决不了的,于是闻鸢打开外卖点了两杯奶茶。

    点完外卖返回游戏界面,屏幕上弹出了组队邀请,闻鸢没注意点了进去。

    进入队伍闻鸢才发现是江淮禹和齐辉还有一个她不认识的男生,闻鸢一进去,江淮禹就直接开了。

    原文剧情到如今也没发生,还不至于太撕破脸,闻鸢敷衍地陪他们玩了一局。

    被敌人打死的时候刚好外卖也快送到了,闻鸢没观战,直接退出了游戏。

    江淮禹发微信问她:【怎么冲那么前,来不及救你,不打了么?】

    闻鸢急着去拿奶茶,用意念回复完了就把江淮禹给忘了。

    奶茶店是附近新开的,口味还不错,但比起学校西门那家还是稍逊一筹。

    闻鸢突然想起了在西门奶茶店的那天,褚漪涵坐在了她腿上,小腰盈盈一握,腺体处的信息素从翘起的阻隔贴缝隙里张牙舞爪地钻出来。

    像丝丝绕绕像围着她绽开的花,散发出令人眩晕的香气。

    闻鸢咬磨着口里的吸管。

    那时候她居然还想咬褚漪涵一口。

    简直是疯了。

    后来可能因为尴尬心虚等一系列复杂的因素,放假以后她和褚漪涵就断了联系。

    小绵羊最近在忙什么?

    闻鸢正纠结要不要在微信上戳一戳褚漪涵,闻明发来了一条语音消息,说是奖励她成绩进步买的乐高到了,让她收到取件码去楼下的快递站拿一下。

    语音播放完没多久,闻鸢就收到了两条取件短信。

    将联系褚漪涵的想法抛之脑后,闻鸢欢天喜地地去了楼下拿快递。

    一个长纸箱子一个矮胖纸箱子,闻鸢一并抱回了家,用脚踹上门后,迫不及待地找到小刀拆起了外包装。

    长纸箱子里是闻鸢一直想要的乐高机械组系列的bugatti超跑,还额外送了一只小羊。闻鸢视线在小羊盒子上逗留了一会儿,然后去拆了第二个箱子。

    不是乐高。

    闻鸢眨巴着眼,愣了两秒,她把纸箱子彻底打开,看清了里面的东西。

    最上面是各种口味的薯片、果干、芝士威化,麝香猫屎咖啡豆在零嘴堆里尤其瞩目。中间一层摆放着精油、彩虹色的手工香皂,再往下塞着圆形的藤编包和奇形怪状的阻隔贴。

    最里面是一个包装精致的丝绒礼盒。

    礼盒打开,一只拳头大的木雕小鹰映入眼帘,每一根羽毛甚至是胸前的绒毛都雕刻得非常细致,栩栩如生。

    木雕材料用的是小叶紫檀,手感很好,闻鸢握在手里爱不释手。

    溢出的欢喜要将她整颗心都填满了。

    比拆乐高时还要亢奋开心。

    都是巴厘岛的特产,不用看纸箱子的面单闻鸢都知道这是谁寄来的。

    怪不得都不主动联系她,原来是出去玩了。

    闻鸢将所有东西拍了照发给了褚漪涵:【谢谢伴手礼~】

    褚漪涵大概在忙,没有立刻回复。

    闻鸢将纸箱子里的东西都搬进房间里,一件件摆放在飘窗上。

    窗台上的手机毫无征兆地响起了铃声,“褚漪涵”三个字弹现在了屏幕上。

    闻鸢眼睛一亮,一秒都没犹豫地点了接听按钮:“哈喽?”

    “哈喽,小鸟。”褚漪涵柔声道,“东西都收到啦,我还害怕地址填错了呢。”

    被这句一提醒,闻鸢才想起来褚漪涵都没问她要过地址:“你怎么会知道我家地址的啊?”

    褚漪涵解释:“上次送你回家就记住了。”

    闻鸢惊诧:“送一次就记住了么?”

    “嗯。”褚漪涵含羞带怯的绵软声音从听筒传入耳里,“有心就能记住了啊。”

    闻鸢心尖一颤,不自觉地挠了挠鼻尖,突然不知道该回应什么了,她转移话题道:“你等等我拿个耳机。”

    褚漪涵嗯了一声,听不出情绪。

    闻鸢戴好了耳机:“好了。”

    “东西都喜欢么?”褚漪涵问道。

    “喜欢。”闻鸢扫了一眼飘窗上满满当当的东西,“不过这么多,太破费了吧。”

    “没有。”大概是不想让闻鸢多想,褚漪涵说,“我给时冉也寄了的。”

    闻鸢哦了一声,她手戳了戳木雕小鹰的小脑袋:“时冉也有木雕么?也是小鹰?”

    “不是。”褚漪涵说,“我给时冉挑的是银饰不是木雕。”

    莫名的,闻鸢觉得挺高兴,她唇角不自觉地勾起,“东西都是你挑的?”

    “嗯。”

    “阻隔贴也是啊?”

    印着巴厘岛风景图案的阻隔贴,看起来更适合中年人使用。

    “那个啊。”褚漪涵顿了顿说,“是我妈妈挑的。”

    很好理解了。

    “图案比较……成熟。”褚漪涵建议道,“你可以给你爸爸妈妈用。”

    “也可以等我成熟了再用。”她暂时还不太想分享给老爸老妈。

    耳机里传来一声轻笑。

    闻鸢从里面挑了两张中年气息不那么足的出来,打开抽屉拿出特地留下的漂亮饼干盒,将剩下的那些和精油、手工皂一并放了进去,随口问道:

    “你现在是回来了么?”

    “没有呢,还在巴厘岛。”

    “那我不打扰你旅游了。”

    褚漪涵嗳了一声,像是提前制止闻鸢挂电话:“今天没去旅游,在酒店里休息。”

    闻鸢故意逗她:“那我不打扰你休息了。”

    褚漪涵连忙道:“休息一天了。”她顿了一下,声音带了点撒娇的意味,“有点无聊。”

    闻鸢压住笑:“好巧,我也有点无聊,打了两局游戏,队友都不太行。”

    “吃鸡还是王者?”

    “吃鸡啊。”闻鸢想了想问,“你打不打游戏?”

    “可以啊。”褚漪涵手在床单上画圈圈:“不过……我也不太行。”

    闻鸢完全不在意:“没事,我护着你,上线。”

    结束通话后,闻鸢登录了游戏,等了几秒,褚漪涵也上线了,申请入队,恰巧江淮禹也申请入队,闻鸢手快一起点了同意。

    江淮禹拉进了齐辉,在队伍语音里说:“开吧。”

    想着熟人也好配合,闻鸢便开了。

    江淮禹开麦问:“刚刚给你发消息怎么不回?”

    齐辉回:“你啥时候给我发消息了。”

    江淮禹无奈:“没跟你说话。”

    闻鸢这才反应过来江淮禹在和她说话,打字回复:【我以为我回过了。】

    “哈哈哈哈哈哈。”

    闻鸢在齐辉肆无忌惮的笑声中捕捉到了一声很轻很轻的气音笑,她点开队伍麦,发现某只小绵羊虽然一直没说话但也没闭麦。

    啧……

    齐辉八卦江淮禹问了闻鸢什么问题,江淮禹答道:“就问了她刚刚怎么冲那么快,还有,七夕有没有——”

    “我这里有人。”褚漪涵开麦打断了江淮禹的话。

    “别动,等我过去。”闻鸢看了眼地图,马不停蹄地赶到褚漪涵身边。

    话题被岔开,后来都没再扯回来。

    吃到了鸡,褚漪涵下线了,闻鸢也退出了游戏,她在微信上问褚漪涵:【不打了么?】

    褚漪涵答非所问:【我想到向你提什么请求了】

    皮蛋solo粥:【[疑问]】

    褚漪涵:【我一直很想看的电影8月2日上映,你能不能陪我去看呀】

    闻鸢还没来得及回复,江淮禹发来窗口抖动,又问了一遍她七夕有没有安排。

    闻鸢看了眼日历。

    真巧,七夕就是八月二日。

    【有约了。】回复完江淮禹,闻鸢切回到与褚漪涵的聊天窗口:

    【能~】

    【期待无比的眼神jpg】

    褚漪涵勾起胜利者的微笑,回她:【期待的搓手手jpg】